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

欢迎进入北京新闻网

您的位置:北京新闻网 > 教育 > 数说教育 > 正文

温州一民工子弟学校200多个学生要毕业却没学籍

2013-06-06 10:09 [来源]:网络整理

  又到一年毕业季。温州市龙湾区蒲州求真学校,一群小学六年级的学生,相互间也在悄悄地告别着。

  不同的是,他们中的大部分孩子,告别的不仅是曾经的学校、老师和同学,更是告别这个城市。

  早在3年前,这所学校就因多项检查不合格,被依法取缔,没了办学资质。从这里毕业的小学生,不但拿不到学籍,更无法继续升读初中。

  但3年来,这所学校仍然年年招生。学生们都不知道自己上的是一所非法办学的学校。

  为何一所学校非法办了3年,却一直无人监管?面临毕业的孩子们该何去何从?仍在学校就读的1600多名学生,又该怎么办?

  快毕业的学生,为什么没学籍?

  这个有1600名学生的学校,并没有办学资质

  温州龙湾区蒲州求真学校,坐落在当地的一个工业区内。学校有9个年级、1600多名学生;从小学一年级到初中三年级,都在一幢5层的小楼上课。

  小涵,是这所学校六年级的学生。她的老家在安徽,4年前跟着家人到了温州,一直在这里念书。

  一直到现在快毕业了,她才知道自己上了这么久的课,竟然没有学籍。

  “我爸爸跟我说,再过几天就让我回老家去读书,以后也不回来了。”这个12岁的女孩说。

  “没办法,孩子要么回老家读初中,要么直接留校读7年级。但即使在这里读完初中,也读不了高中,以后更考不了大学。”昨天,小涵的爸爸告诉记者。

  他也是最近为女儿去办理入读初中的相关手续时,才知道女儿读的是一所没有办学资质的学校。

  “我们一家人在温州生活了四五年,老家基本没啥亲人了。女儿如果回老家读书,没人照顾。”小涵的爸爸很苦恼。这几天,为了让女儿继续留在温州读初中,他一直奔波于学校、教育局等相关部门,但都没有结果。

  和小涵同年级的150多名小学毕业生,以及60多名初中毕业生,也面临着同样的窘境。

  3年前就被取缔,为什么还继续招生?

  校长:是为满足外来务工人员子女读书的需求

  小涵的爸爸说,女儿刚入学的时候,学校不叫现在的名字,而是叫“龙湾向阳民工子弟学校”。大概3年前,学校才改成了现在的名字。

  他不知道,学校改名字,就是出大问题了。

  “我们这个学校办了6年多,之前叫龙湾向阳民工子弟学校的时候,是合法的,有相关办学证书。”龙湾区蒲州求真学校的校长周冬月告诉记者,2010年,温州开展无证全日制办学机构专项整治工作;龙湾向阳民工子弟学校的房屋质量鉴定为C级危房。半年后,相关部门就取缔了龙湾向阳民工子弟学校的办学资格。

  办学许可证被终止,为何至今仍在教学?对记者的疑问,周冬月反问:“学校停办了,学生怎么办?”

  那为什么还要持续招生3年?周冬月说,学校附近有很多外来务工人员,“让子女在自己工作的地方读书,是他们的普遍需求。”也因此,学校的生源从来不是问题。

  为什么没有告诉学生,学校已经没有办学资质?

  周冬月说,学校的学生有很大的流动性,“说不定这个月来了,下个月就会走,能持续留下一两年的学生不到一半。”

  他们不会主动提出自己没有办学资质的事。加上他们比一般学校的入学门槛更低,“有些家长,也就不在意有没有办学资质了。”

  学校的孩子们,要何去何从?

  龙湾教育局:督促学校整改,真不行再分流学生

  学校的问题弄清了,可这1600多名学生怎么办?昨天,记者采访了龙湾区教育局教育一科科长胡锡标。

  他说,昨天下午,温州龙湾区教育局还专门开会,研讨此事。

  根据胡科长的说法,这所学校刚刚兴办起来时,当地教育部门对办学的要求还不高,因此,学校得到了相应的办学资质。

  “随着相关部门对学校设施要求的提高,当时的龙湾区向阳民工子弟学校,已经不符合相关要求,所以被依法取缔了。”胡科长说,比如,这所学校的教学楼是租用以前的厂房的。一些消防、卫生设施,根据后来的规定,都不合格。

  可是取缔3年来,学校一直正常办学。教育局对此知情,却无可奈何。

  “学校学生有1600多人,而我们当地公办的学校只能分流六七百名学生。因此,学生劝退一事一直被搁置。”胡科长说,教育部门没有对学校采取强制关闭的权利,“所以,3年来我们只能通过发文警告的方式,让他们停止办学,但学校一直没有这么做。”

  昨天的会议上,教育局的领导表示,将立即联合相关部门,开展联合执法工作。

  “对于学校不合格的硬件条件,我们会要求他们补办,如果学校肯配合的话,将尽快拿到办学证书。”胡科长说,这样一来,今年在这里毕业的学生,就能拿到学籍。

  这当然是个皆大欢喜的结果。但如果学校整改后依然达不到办学要求呢?

  胡科长说,这种情况下,他们将联合其他区县的教育部门,一同协调此事,尽快将学校的学生进行分流处理。

  本报将继续关注此事。

(钱江晚报)

免责声明:本网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,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