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

欢迎进入北京新闻网

您的位置:北京新闻网 > 新闻 > 国际 > 正文

美国多座城市爆发示威抗议协警枪杀黑人获无罪

2013-07-16 10:45 [来源]:网络整理

美国多座城市爆发示威抗议协警枪杀黑人获无罪

7月14日,马丁的支持者认为判决不公,在纽约举行抗议活动。图/东方IC

美国佛罗里达州一个法庭陪审团13日深夜作出裁决,认定白人协警乔治·齐默尔曼涉嫌枪杀非洲裔青年特雷翁·马丁的二级谋杀罪指控不成立。因涉及种族因素,这一案件在美国社会不同群体中产生截然不同的两派立场,成为美国近年来最受关注的官司之一。美国多座城市13日晚至14日凌晨相继发生不同规模示威活动,抗议齐默尔曼获无罪裁决。美国总统奥巴马14日发表声明,呼吁社会各界保持冷静,并采取措施遏制枪支暴力。

裁决

白人协警获判无罪

“义务警员”齐默尔曼现年29岁,2012年2月26日晚在佛罗里达州桑福德市一个居民区巡逻,认定非洲裔少年马丁“形迹可疑”。拨打“911”报警电话后,齐默尔曼开始跟踪并与少年对峙,然后开枪打死对方。

检方主张,齐默尔曼跟踪并在没有合法理由的情况下枪杀马丁,应该被判二级谋杀;辩方认为,马丁首先攻击齐默尔曼,把他打伤。在认为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,齐默尔曼出于“自卫”开枪打死马丁。

由6名女性组成的陪审团经过累计16个多小时考虑,认定齐默尔曼的二级谋杀指控不成立,没有认定他犯有过失杀人罪名。

“我认为,针对乔治·齐默尔曼的起诉可耻,”辩护律师唐·韦斯特说,“我和齐默尔曼一样高兴,为陪审团没有让这起悲剧变成讽刺剧而激动。”

抗议

示威出现暴力行为

回顾这一案件的发展轨迹,如果桑福德警方事发后立即逮捕齐默尔曼,那么事件可能会被当作一般案件看待,无论如何不会受到主流媒体关注。

事实是,当地警方拒绝逮捕齐默尔曼,理由是他声称开枪属于正当防卫,受法律保护。这样,开枪打死少年的协警一直处于人身自由状态,引发有关司法不公的全国抗议。事件甚至引起总统贝拉克·奥巴马关注,奥巴马发表一段评论:“如果我有个儿子,他会长得挺像特雷文(·马丁)。”

不久,联邦政府开始介入。事件发生6周后,齐默尔曼遭到逮捕,被控二级谋杀。

在整个社会对这一案件民意对立情况下,齐默尔曼获判无罪引发不少抗议声。

包括旧金山、费城、芝加哥、华盛顿和亚特兰大在内,美国多座城市13日晚至14日凌晨相继出现不同规模示威活动,抗议齐默尔曼获无罪裁决。虽然多数示威活动在和平状态下举行,但加州奥克兰市示威活动出现暴力破坏行为。电视画面显示,一些示威者企图在街头纵火,喷绘反对警察的标语。

反应

奥巴马

呼吁社会尊重陪审团判决

被告人乔治·齐默尔曼被判无罪后,美国总统奥巴马发表声明,呼吁社会各界保持冷静,并采取措施遏制枪支暴力。

奥巴马14日发表声明说,这一判决可能在民众中引发强烈情绪反应,他呼吁社会各界保持冷静,尊重陪审团判决,并认真思考应如何遏制枪支暴力、推动社会和解,避免类似悲剧再次发生。

参议院多数党领袖

应考虑《不退让法》合理性

齐默尔曼被判无罪后,美国社会各界反响强烈,不少人认为,此事不能就此结束。国会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哈里·里德14日接受采访时说,佛罗里达州应重新考虑齐默尔曼被判无罪的根据——《不退让法》的合理性。根据这项法律,民众在与他人发生对抗时无需选择退让,可在认为生命安全遭受威胁时使用致命武力,这种情况下杀人被认为是自卫。不少批评者认为,这一法律助长了随意开枪的行为。

也有人就佛罗里达州检察官对此案的处理提出异议。一些法律专家指出,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,检察官对齐默尔曼提出最高可判终身监禁的二级谋杀指控过于草率,而且庭审期间又有隐匿关键证据之嫌,最终导致陪审团无法取信检方说法,即便法官在庭审最后阶段允许检察官加上过失杀人指控,也没能让齐默尔曼被定罪。

全国有色人种促进会

网上发起签名请愿活动

尽管被判无罪,齐默尔曼的麻烦或许也并未结束。全国有色人种促进会主席本·杰勒斯14日在网上发起签名请愿活动,要求司法部对齐默尔曼展开民权诉讼。这一请愿数小时之内就得到超过10万人支持。杰勒斯当天在接受电视媒体采访时说,他认为这一案件背后有种族因素。

美国黑人民权运动领袖阿尔·沙普顿通过社交网站“脸谱”发表声明,把无罪裁决称作“打在美国人脸上的耳光”。

相关

协警余生或活在安全威胁阴影下

齐默尔曼尽管获得自由,但似乎难以回到枪案前的平静生活。辩护律师马克·奥马拉说,齐默尔曼的余生可能生活在安全威胁阴影之下。

庭审阶段,齐默尔曼始终没有透露,自己事发一年半来住在哪里。用奥马拉的话说,他活得“像个隐士”,只敢伪装出门,而且身着防弹衣。

“我认为他的生命安全处于危险中,这没有夸张成分,”奥马拉说,“即使没有证据证明,不少人还是认为乔治因为种族因素杀了特雷文·马丁。如果愤怒异常,他们可能有暴力反应。”

齐默尔曼的弟弟罗伯特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采访时说:“他(齐默尔曼)在余生中将不停地回头看(有没有危险)。”

理论上讲,获得人身自由的齐默尔曼可以回到原先执法部门岗位上。不过,一些名誉事务顾问认为,重新当协警是“最糟糕选择”,不仅不利于齐默尔曼本人,而且可能进一步加深社会矛盾。

(京华时报)

免责声明:本网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,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