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

欢迎进入北京新闻网

您的位置:北京新闻网 > 文化前沿 > 正文

“流动的故宫” 让文物回到“凡间”

2014-11-14 17:17 [来源]:未知

  近日,一大批来自北京故宫博物院、“穿越”气息浓厚的文创产品,从微博、微信等网络空间向人们袭来:顶戴花翎官帽伞、祥云钥匙包、格格手机座、朝珠耳机、尚方宝剑圆珠笔、藻井伞、官银储蓄罐、八旗子弟调料罐……这些“脑洞大开”的“奇葩”产品,在引发网友强烈购买欲的同时,也再次触动人们对近年博物馆文创产品开发热的关注。

  “高高在上”的文物精品“放低身段”,从保卫森严的库房走向民间。本地企业与民间人士,也从丰富的传统文化资源就地取材,研发出各种富有生活气息的“潮物”。与内地方兴未艾的文创热潮相比,台湾民间工艺的“文创之路”早已蜚声海外。不久前,第七届海峡两岸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举行期间,台湾民间技艺与国际设计相结合、碰撞产生的创意火花让观众大开眼界。

  从深居库房的博物馆文物与展品,到散落民间的非遗与民俗,蕴藏其中的古老文化基因,正被时尚外壳与创意灵感重新激活。如何让这些过去鲜为人知的文化瑰宝重新走进年轻人的视野,回归现代人的生活?民间工艺如何与高端设计形成互相碰撞,将最乡土的传统手艺推向国际时尚流行的前沿?一部文创产品的“诞生记”,正在悄然翻开篇章。

  新潮化

  “流动的故宫” 让文物回到“凡间”

  日前,一条广告微博突然在网络爆红起来:这是一款通体蜡黄、卖相古怪的“朝珠耳机”,据说戴上能让人“感觉像在批奏折”。微博一出,不到7小时就被转发1.3万次。不久,“朝珠耳机”的“奇葩”同类也被网友翻箱倒柜,接二连三现身互联网:祥云钥匙包、格格手机座、顶戴花翎官帽伞、尚方宝剑圆珠笔……这些“脑洞大开”的产品,让不少网友大呼“瞬间凌乱”。

  原来,这些都是北京故宫博物院研发的文创产品。其实,早在2008年底,由北京故宫文化服务中心管理的故宫官方淘宝旗舰店,就开始通过销售文化创意产品来传播故宫文化。进入旗舰店,网友可以看到数百件以故宫元素设计的文创产品。其中,书签、钥匙扣、文化衫、故宫娃娃都深受游客青睐,价格从10元人民币到上千元不等。

  2010年,“故宫淘宝”的微博账号开通后,更多虚拟的文创产品陆续在网上现身。去年年底,一组名为“雍正:感觉自己萌萌哒”的微信图文发布在“故宫淘宝”微信公众平台上,瞬间“萌”倒众生。九幅《雍正行乐图》被改成了动画版,原先凝固在古画中的“四爷”“活”了过来。

  北京故宫文化服务中心的微博、微信公众号也在不遗余力地“卖萌”,以“本宫”的语气与网友互动。“朝珠耳机”爆红期间,其微信公众号还以“你们考虑过人家的感受嘛”为题推送一则帖子,集中回应网友的吐槽帖,一天内阅读量便超过了1万次。

  北京故宫博物院将其文创设计定位为“流动的故宫”、“可带走的故宫”,目前,故宫博物院研发的故宫特色文创产品已总计多达6700余种,每年新增约300种。而上海博物馆近年开发的各类文化创意产品也达到了将近2万种。

  总体说来,内地博物馆文创产品开发仍处于起步阶段。参与广东省博物馆衍生品开发的“广州有文化”品牌发起人黄斌说:“由于博物馆体制特殊,缺乏资金进行开发,除了北京故宫博物院、上海博物馆等少数几家拥有自己设计团队外,大部分博物馆都只是在做代销。”

  据悉,每年广东省博物馆都为设计企业提供藏品与展品的数字化信息,再由企业根据游客需求进行包装。其中,黄斌团队根据馆藏外销画设计而成的丝巾,受到了消费者的广泛欢迎。他表示:“文创产品的关键是选对"载体"。选对了"载体",才能将文化"激活",让游客喜欢上它。”

  国际化

  既要尊重历史 又要有当代眼光

  台北故宫博物院的文化创意在文博界有口皆碑。去年夏天,该院推出了一款“朕知道了”创意胶带纸,同样因走“亲民路线”而迅速走红。这款胶带纸以康熙御批手迹为素材,有着严格的文史资料出处,被视为高端文物与文创产品结合衍生的典范。

  近日,在由海峡两岸共同举办的第七届海峡两岸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上,12个具有代表性的台湾工艺品牌集体亮相,引起了广泛关注。台湾地区工艺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许耿修称:“我们在最传统、精细的"工"上,注入当代最流行的观念来创作文创产品,在保持扎实的、不可替代的工艺特色的同时,让它呈现为一种流行时尚的产品。”

  据许耿修介绍,近几年来,来自俄罗斯、法国、瑞典等地的国际设计师与台湾本土工艺师开展合作,让日常生活用品“活”起来,使之既实用、美观又时尚。其中一个成功的案例是将寺庙内的酬神牌子,开发制作成项链、耳环、耳坠等首饰系列,还进入了法国卢浮宫展出,得到了西方时尚界的认可。

  如今,广州文木文化遗产服务中心主任朱钢也在积极筹划,推动国内传统工艺大师与国外高端设计师进行对话。他认为,传统文化并不是被博物馆封存起来的一种“遗产”,在设计师的手中可以焕发出蓬勃生长的力量。

  “通过设计激活传统,关键在于设计师本身的情怀与眼光。”朱钢认为,优秀的设计师既需要尊重历史,认真研究传统文化元素的“生长机理”,也需要有当代的文化眼光,懂得满足现代人的生活与情感需求。“我们的文创产品要走向国际的门槛也正在于此,良好的设计理念与水准,是提升文创表现力与竞争力的关键。”

  “随着开放水平的提高,我们掌握的信息是越来越开放和对等的。”黄斌认为,广州本土的设计力量还没有得到充分发掘。他每年都从各个创意市集中发掘到不少有理想的年轻设计师,其创意水平与审美观念都很贴近国际潮流。“广州的创意队伍、文化资源与传统工艺一样不缺,缺的是能以品牌形式进行推广的企业,以及政府、企业与设计人才之间对接的链条。”

  一件文创产品,从孵化到生产,再到物流、仓储、销售,牵涉到了多个繁琐的环节,每个环节都需要大量的资金,而且回报过程比较慢。因此,黄斌希望,政府能够为民间力量提供更多的支持。

  生活化

  从日常生活中 寻找创意泉源

  谈到台湾文创发展的经验,许耿修认为,这种创意必须根植于这片土地,根植于所在地的产业、习俗和文化传统,否则会成为无源之水。

  “我曾经拜访过一位台湾茶壶设计师,他最初学的是茶艺。”许耿修记得,随着对茶艺的体悟加深,这位设计师一直在不断改善茶具的设计。有段时间,倒茶时会溢出水沫子的壶口设计让他备受困扰。“他认为这是不完美的,通过反复尝试和改进,终于将壶口设计得滴水不漏。他说,这才是泡茶。”

  “表面看来,文创产品是在卖一件工艺品,其实不然,它是在"卖生活"。它体现的是一种生活形态,一种生活感觉。”许耿修的观点也得到了朱钢的赞许。朱钢表示:“我们将故宫文物看成"国之重器",实际上它们本身也是作为皇室生活的一部分而存在的。”

  朱钢认为,无论是文物、非遗或民俗,本身都是由于能够满足人们在不同时代的生活需要,才得以流传于世。“文化传承在每一个时间点都有"当下"的需求。人们在不同时代对工艺、材质、理念尽管有不同需求,但它们有着相同的情感主线。”据此,朱钢提出“传统就是现代”的理念,而生活化的产品就是沟通传统与当代最好的桥梁。

  与此同时,“广州有文化”团队正在着力将最地道的文化传统植入旅游纪念品中。“过去的纪念品都只能作千篇一律的摆设,但我们希望创意手信能在生活中得到更多的使用。”绘有广州地图的丝巾、铁艺信箱“变身”笔筒、广州早茶趣味钥匙扣、融合本土动漫元素的旅行杯等,这些都是他们的作品。“广州富有生活气息,市民讲究实用,生活化的纪念品更易为人所接受。”黄斌补充说。

  黄斌还发现,不同的消费群体对文创产品也有不同的需求。“例如,70后的男士比较喜欢铜器,我们就将铜器与莞香结合在一起,再由工艺师配搭上竹子等图案,寓意"步步高升",迎合他们的心理需求。”而颜色与外观新奇的产品,更容易受到80后、90后的年轻人青睐。黄斌团队在今年广府庙会上推出的“Q版骑楼”展,一天就引来了5万人次参观。

  考虑到大众消费水平,大众化的旅游产品仍是“广州有文化”的首选。“只需要将合适的设计与材质相结合,就可以跨界移植到不同的生活用品中去。”黄斌举例称,一个从粤绣里提取出来的小图案,就可以引申到皮具、陶瓷、铜器等材质的产品中去。将不同材质融合在一起,又可以衍生出新的产品。如他所言,“文化和创意都是没有边际的。”

  对话

  专访台湾地区工艺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许耿修

  “文创产品"卖"的是生活”

  根植当地文化

  打造时尚精致美学

  南方日报:台湾民间工艺品的文创开发思路是怎样的?

  许耿修:台湾的民间工艺发展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,推动“科技进工厂”,家家户户都在做手工艺,在当时台湾地区的GDP,手工艺占据了非常大的比例。但是随着工业革命的影响越来越大,手工艺就受到了打击。

  到了最近十几年,台湾民间工艺开始重新崛起。我们的经验是,把最传统、最精细的工艺,与当代流行的观念结合,蜕变为时尚的东西。台湾民间工艺的文创开发有两个方向:一是发展传统、实用的生活用品;二是邀请欧美设计师到台湾,与本土工艺师磨合、碰撞,推动民间工艺向高端艺术的方向发展。

  台湾的文创产品是以丰富的在地文化及扎实的技艺为基础,打造独树一格的精致美学。台湾的许多文创产品都是从衣食住用行开始,把日常生活使用的茶杯、碗、筷子等重新设计,受了人们的喜爱。

  南方日报:能否提供一个文创设计根植于传统的成功案例?

  许耿修:台湾的文创产品很多是根植于所在地的传统产业的。比如台湾北部盛产陶瓷,苗栗一带的陶土非常好,当地的陶艺大师就以苗栗土做素材,与时尚设计结合,融入拟人化的故事元素,创作了一批“黑陶”时尚产品,包括中秋节的“邀月杯”、“秋作盘”,呈现出“秋作、月伴、兔影”的氛围。

  另外,台湾中部的竹子材质非常好,竹工艺历史悠久。当地的竹艺工艺师陈高明与著名设计师康士坦丁·葛切奇(Konstantin Grcic)合作,设计出世界上第一张竹制的悬臂椅《43》。它用43根竹片设计而成,耐高温,能承受100公斤的重量,不仅外观上时尚前卫,内在又保留了传统竹工艺的弹性与舒适感。这件作品在意大利米兰设计展上被评为“最优设计”。

  根植生活

  不断推动生活美学

  南方日报:你们是怎么扶持民间工艺的?

  许耿修:台湾民间工艺品卖的不只是技艺,还是生活。我们很在乎这些文创设计产品,是否能够在生活中用到。在台湾地区,扶持民间工艺主要有两个方面:一是针对人,我们会给民间工艺大师一个“工艺之家”的称号,会给予他们一定经费,把他们住地和工坊重新装修,让他可以在这个“工艺之家”里招生、教学、传承技艺。原本许多工艺大师的工坊都比较脏乱,设备也落后,经过重新装修整理后,变得很整洁舒服,还开设了教学区、展示区;二是针对物,如果东西做得特别好,会被命名为“良品美器”,但前提是它们必须可以量产,以带动大众的审美和消费习惯。因此,台湾文创产业的发展也可以说是一个全民美育、不断推动生活美学的过程。

  南方日报:您刚提到“美育”,那么在文创进校园方面,有没有什么经验可以与我们分享?

  许耿修:台湾的中学有“一校一工艺”的教师辅导计划,寒暑假的时候会招募各地的中学教师到大学接受辅导,一部分讲授者就是台湾最活跃的工艺大师。这样可以让中学老师们学习传统工艺、了解文创课程,再回去教给孩子们。台湾的大学又普遍开设了“工艺新趣”的环节,通常由高校的设计系提出或征集针对传统工艺的开发方案,还会获得一定的奖金,通过各种方式让文创思路在校园扎根

免责声明:本网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,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